栏目导航
第273章 李广利回朝
时间:2019-08-17

  而当代风行的公羊学派,则将这种思潮和思想,推至极致,甚至上升到了道德和‘是不是人’的高度。

  于是,在这两个观点的影响下,汉人普遍认定,假如你今天被人羞辱,你若不准备报仇的话,那就永远也得不到公正和公义。

  而作为当事人,自也会被永远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,受春秋之诛,被后人鞭笞。

  两百三十七个年轻文人,绑着行縢,穿着絮衣,像武士一样在这山谷之中翻来覆去的练习着后世军队的队列和正步。

  经过固化的记忆,更是使得他能够随时随地,喊出任何一个动作不规范的人的名字。

  于是,就这样一天操练下来,到了夜幕时分时,他们竟也能走一个像模像样的队列出来,正步也能踢的有些水平。

  虽然不能与后世的军队相比,但比起那些大学校园里,接受过军训的大学生要好的多了。

  “海西候贰师将军李!”旗帜上的文字,张牙舞爪,向世人宣告着这支军队的将主的来历。

  “贰师将军回朝述职?”萧关的守将,远远望着远方的这支回师的大军,眉头紧锁着:“朝廷的旨意不是说,贰师将军要在居延驻屯到明年春天吗?”

  “据说,此番贰师将军回京,是欲向陛下亲自恳求,讨伐车师!”一个文吏恭身说道:“车师王狂妄无礼,龟兹王苛待汉商,边塞商民,群情激愤,请求讨伐也不是一两年了……”

  特别是,当他听说,长安城有人私底下传言说什么‘贰师将军不过中人之姿,都尉之才,陛下拔苗助长,竟用为大将,托付军国这事……’

  他就发誓,一定要证明给天下人看,他李广利不是靠裙带关系,而是靠着真才实干,打下来的战功。

  于是,在天汉二年和天汉四年,相继说服当今,发动了天汉战役和余吾水战役,主动对盘踞在漠北的匈奴王庭发起攻击。

  特别是余吾水战役,这位贰师将军甚至身先士卒,带领汉军对匈奴骑兵发动了一轮又一轮的猛攻。

  不过,无论是天山战役还是余吾水战役,这位贰师将军都没有在匈奴人手里占到太多便宜。

  天山战役,虽然击败了匈奴右贤王的主力,但没有攻陷天山,没有得到哪些被匈奴人转移到天山之后的牲畜人口。

  似乎打算先找车师、龟兹这些匈奴人的狗腿子的麻烦,和大宛战争一样,用胜利和财富来安抚、拉拢军队。

  所以,这位贰师将军急匆匆的回朝,确实有可能是为了说服朝野,支持他对西域‘不臣蛮夷之鞭笞’。

  “若果真如此,那么……”守将握着自己的剑柄,心里面脑洞大开:“或许我该早点去那位‘小留候’面前表表心意……”

  许多骑兵身上,都穿着制式的锁甲,配着长剑,背上挂着弓弩,肃杀之气扑面而来。

  他们中的老兵,甚至参与过两次大宛战争,身上被创数十处,是匈奴人最畏惧的战士。

  此刻,李广利骑着他最爱的那匹枣红马,手里拿着大宛战争时缴获的一柄镶着黄金和白银的宝剑。

  而这个号称大宛无敌的勇士,在大宛王都大宛城外,带着五千名大宛士兵,摆出了一个据说是大宛先王留下的军阵。

  他今年刚好四十五岁,生得高高大大,足有七尺五寸高,长期的军旅生涯,领他的皮肤看上去黝黑无比,毛发也都相对粗糙。

  但,在二十年前,他还是长安城里出名的小白脸,不知道多少贵妇人的床榻上都留下过他的身影。

  二十年军旅生涯,不仅仅让他的身体变得粗壮,心思变得细腻,更让他的抱负也变得更大了。

  “此番回京,务必要说服陛下和朝臣,香港马会报码直播室支持吾等对车师、龟兹的鞭笞!”李广利对着左右的两个心腹大将说道:“车师人狂勃,不识天数,龟兹人狡诈,屡次陷害和绑架汉使、汉商,若不予以惩戒,西域诸国何知大汉威严?天朝教化?”

  “君候说的极是!”一个跟在李广利身边的大将严肃的道:“若不惩戒彼辈,西域诸国恐怕会轻汉之威,以至于重演当年丝路断绝的危机!”

  “陛下前些时日,命人下发给了各部校尉以上将帅一本书……”李广利忽然问道:“公等有什么看法?”

  “近些年来,王师对于夷狄蛮夷,确实太过于客气了!”一个都尉说道:“对于敌人,那里需要讲什么仁义?杀过去就是了……”

  这些年来在舆论的钳制下,汉军各部不得不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杀心,像是大宛战争中顺手屠掉顽抗王师的轮台国的事情,再也没有发生过了。

  因为,他很清楚,当今天子,是可以为了自己的宠臣,做出许多不合常理的事情的。

  正是经过了大宛战争的洗礼,在失败和挫折之中,他学会了用兵,学会了观察地理,预测敌人的手段。

  李广利很清楚,他之所以能有今天这样的威势和权力,靠的就是他是汉军之中最能打的大将。

  他可没有忘记,骠骑将军霍去病崛起后,大将军卫青就只能抱病在长安修养的故事。

  想到这里,李广利就忽然说道:“对了,本将离开居延时,听说居延都尉路博德病重,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”

  “回禀君候……”一个年轻校尉策马上前报告道:“末将曾去都尉府看望老将军,老大人这次恐怕是撑不过今年冬天了……”

  李广利听着,叹了口气,道:“老将军一生戎马,为社稷立功无数,可叹晚年却要遭此冷遇……本将有心为之说情,奈何……”

  说道这里,他就挤出几滴眼泪,十分的伤感:“我听说,侍中官张子重,素来简在帝心,若能得其应允,向陛下求情,或能给老将军一个哀荣,一份风光!”

  居延都尉路博德,在居延屯田二十余年,带领居延军民,从无到有,将那片蛮荒之地建设成了塞外江南,汉家乐土。